邮寄给我们


伊丽莎白的故事:‘成功的代孕’

Apr 03, 2018

大家好!我叫伊丽莎白,我应Feskov教授的诊所队的请求写这篇评论。他们请了我叙述我的故事,这就是我的故事

大家好!我叫伊丽莎白,我应Feskov教授的诊所队的请求写这篇评论。他们请了我叙述我的故事,这就是我的故事。

我跟我的丈夫史蒂芬住在英国。我们请求Feskov教授的代孕诊所帮助的时候,我当时42岁,我的丈夫当时54。那时我的丈夫有初婚所生的孩子,但是我没有。

我们年轻时从事职业。但是我们考虑生孩子的时间到来。可惜这不是简单的。

首先我们在伦敦的诊所通过了诊断,浪费了很多时间和钱。结果是医生对我诊断先天性子宫发育畸形,还有肾脏发育畸形。医生说我不能自己生孩子,就是唯一的办法是代孕。

我跟史蒂芬开始了找最好的代孕国家。竟然,在乌克兰和美国有最好的代孕计划(根据医疗和法律服务的水平)。

首先我们联系了几个美国的代孕诊所。但是美国的价格原来这么贵,我们的钱没有够。我们再开始了考虑在乌克兰执行代孕计划。乌克兰的价格相当合理的,医疗水平够好,但是在新闻常常报道乌克兰里的武装冲突。这个因素把我们难住了,可是我的一个不久以前才搬到了英国的乌克兰同事说了我和我丈夫不要害怕,就是满可以去乌克兰。

然后我们开始了选择诊所:在网上找消息关于最有名的乌克兰代孕诊所,翻阅贴吧。我们联系了一些通达代孕的人,几个人劝了我们请求在哈尔科夫的Feskov教授的诊所帮助。

我们用Skype联系了诊所,通过翻译进行交谈。诊所没有语言问题,因为翻译被提供,虽然诊所的医生说英语或几个语言。

这样一来,我们决定了去乌克兰。我们想付预付金,但是经理拒绝了接受支付,因为我们选择了保证服务包,所以首先我们需要通过体检。这样的行为得到我们好感,因为别的诊所乐意地接受预付金。

我丈夫的检查被安排得很快。竟然Feskov教授的诊所在全欧洲有搭档,所以执行远程的准备,运输精子或胚胎到乌克兰不是问题!丈夫的精子原来有不好质量指标,可是别的诊所没通知这样的信息。但是Feskov教授的诊所的医生有把握地说了他们会帮我们,他们保证结果。

司机在机场接了我们去宾馆。在咨询以前我们没睡觉,我们和一双西班牙夫妇认识了,他们庆祝了小孩的出生。他们说了当时他们通过了四个体外人工受精的尝试,但是Feskov教授的诊所队没退缩,就获得了成功。我们通宵谈话了,早上我们来到了诊所咨询。

教授讲清楚了我们的医疗问题,告诉了问题求解。给丈夫指定了男科治疗,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护士,当时她在伦敦应该给史蒂芬打针。

咨询以后我们跟律师谈谈合同。以前在英国我们的律师劝了我们注意合同里有一切重要的方面:相关新生儿的危险,食宿,分娩后的来宾服务。在诊所我们被提供四种合同,我们选择了一个最适当的。

签署了合同就付款需要的款额的时候,我们热望了开始计划。我们收到了药品就回家。

以后我们再去乌克兰为了刺激我的卵子。

逗留在哈尔科夫时我们在Chichikov宾馆住下。这是很好四星级宾馆,那里的饭菜很好吃。哈尔科夫是很好看的城市,我们散步了很多时间为了细看建筑。但是第一个刺激没有成功。我和我丈夫伤心了,但是医生劝了我们不灰心,而在下一个月经周期刺激卵子。

再一次的刺激后获得了八个成熟的卵细胞。在第三天用那些卵子获得了五个高质量的胚胎,但是在第六天只有一个胚胎活了。然后我们7天激动地等植入前遗传诊断的结果。这个方法检查所有的染色体异常,断定孩子的性别。我们得知了那个胚胎是健康的男孩时,我们很幸福!

进一步的发展得很快。用Skype我们和新三个代孕母亲认识了就选择了一位,她叫叶列娜。

胚胎移植日期指定了。那天我们非常担心了。

14天后叶列娜通过了怀孕测试,胚胎移植原来有成功!以后我从通过了体外人工受精的人听到了Feskov的诊所有一个美国专利的疗法, 由于它可以创造人工植入窗。就是胚胎移植是保证的。

三周后医生给我们发了一张超声检查照片,照片上有发展中胚胎。

首先我为我和代孕母亲的关系着急了,但是我跟叶列娜有好来往。我们经常用Skype联系了,获得了信息关于代孕状况。我感觉了代孕母亲是一种保姆服侍我们的孩子。并且帮助遗传母亲经验怀孕的乐趣。

每个筛查后我们收到了非常好看的视频。在第15孕周我和我丈夫忍受不住而去乌克兰。我们被安置在宾馆,不过关于我们的访问合同没有规定。医生特意做超声检查为了我们看看孩子,我们对这件事感到高兴。我和史蒂芬当时想长久地逗留,但是工作和事情让我们回来伦敦。

1月10日我们来了乌克兰,因为分娩的日期快到了。当时叶列娜在妇产医院,我们等待了。1月18日凌晨3点电话铃响了,找我们被叫来妇产医院。

我们在妇产医院观察了叶列娜使达维德出世,就是我们的儿子。他生来是这么帅的,真的壮士。达维徳生来的体重是3800克,个子是53厘米。

我们跟宝贝三天在病房住下。首先,在乌克兰逗留时,我们打算了请代孕母亲给我们的小孩哺乳。但是协调员和律师坚持了不用代孕母亲给孩子哺乳,所以分娩后我们跟宝贝一起度过时光,经验亲子关系。

出院后立即我们收到了出生证。办妥文件过程毫不迟地发展了。去领事馆以前律师准备好了重要的文件,全过程被安排得很周密。

我劝每个想用代孕服务的夫妇细心讨论法律方面,需要在合同里指定一切细节。我们走运了,因为Feskov的诊所富有给外国顾客提供法律服务的经验,所以对我们合同被草拟得最合适。

我们回来了伦敦的时候,办妥文件过程继续进行了。在一年半内我们收到了父母证件,按照这张证件我是孩子的母亲,史蒂芬是父亲。诊所的律师给我们提供了他的伦敦搭档,我们只6000英镑付款了为了他们办理一切文件。

现在达维徳是两岁。他很健康,我们很幸福。我们感谢Feskov的代孕诊所帮助我们生孩子。我们劝想用代孕服务的人请求Feskov的诊所帮助!顺便说,我最近知道这个诊所现在称作Feskov Human Reproduction Group,并且他们在基辅开设了还有一个诊所。

推薦:

联系我们:

X